癌症免疫疗法研究的先行者
——记天台籍科学家、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重要贡献者王广良
来源:台州日报 作者:陶宇新 日期:2019-10-26

王广良(左)与格雷格·塞门扎教授在杭州西湖。 (资料图片)

10月7日,2019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揭晓。美国科学家威廉·凯林、格雷格·塞门扎以及英国科学家彼得·拉特克利夫共同分享了该项荣誉。评奖委员会表示,他们的获奖理由是发现了细胞感知氧气以及对氧气供应适应的机制。这项基础研究意味着,人类未来可能不会再谈“癌”色变。

诺奖官方提供了五篇核心文献,其中一篇为1995年《美国科学院院刊》发表的有关克隆缺氧诱导因子蛋白(HIF)的论文,其第一作者便是格雷格·塞门扎的第一个博士后学生、天台籍科学家王广良。

在诺奖官方对本年度生理学或医学奖所作的科学介绍中,更是引用了另外三篇王广良和他导师的论文,其中有两篇王广良也为第一作者。可以说,王广良是该项诺奖的研究参与者和重要贡献者。

攻坚破难,努力终得硕果

1963年,王广良出生于天台县平桥镇下街村;1979年,他从天台平桥中学高中毕业,1983年本科毕业于杭州大学生物系,1986年硕士毕业于中科院细胞所,1991年博士毕业于美国亚利桑那州立大学。1992年至1995年,他在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格雷格·塞门扎实验室从事博士后研究。

“从开始研究到完成HIF基因的克隆,大约花了三年时间。”王广良说,“第一年的工作主要是寻找和发现HIF,第二年主要为分离和纯化HIF蛋白因子,第三年主要是测定蛋白氨基酸序列、设计探针、并筛选基因库,最终完成了HIF基因的克隆。第三年后期的克隆工作由我和后来的同事在塞门扎教授实验室共同完成,其中包括一位华人博士后江秉华。”

研究过程中,为了能够过柱筛选到有活性的蛋白因子,王广良在培养罐中培养了大量的人类Hela细胞株。“当时的工作量非常大。最终,我们从培养的几百升细胞悬液里,只得到了几毫克的HIF蛋白。”王广良说。

令王广良印象最为深刻的是纯化HIF转录因子的过程。由于不能让蛋白失活,整个工作需要在低温环境下进行。“冷库里的环境温度在四摄氏度以下,我每天总要穿着很厚的衣服,再穿上一件白大褂,在里面待很久。有时候实在冷得不行了,就到外面暖和一下再进去。”

“成功克隆HIF基因之后,就可以做很多研究和药物开发工作了,但当时大家对它的了解并没有那么深入,早期药物开发项目我们也没有开展下去。”

即便如此,王广良他们的研究,已为日后他人的研究工作提供了重要基础。随后的20多年间,不光是王广良的导师实验室,其他很多实验室也在此基础上做了很多研究,对此方法机理的了解也逐步走向完善;众多制药公司也以HIF作为靶点来筛选开发药物。

钟爱读书,不忘同窗情谊

“朴实、有些内向、喜欢看书、专心学术,特别重感情。”在王广良高中时的班长徐亦益的印象中,王广良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1977年,王广良和徐亦益都考上了天台平桥中学,并分在同一班。

“他特别爱看书,能坐得住,调皮捣蛋的事情他从不参与。”徐亦益回忆。

当时,每到周末或者寒暑假,学生们都会回家帮长辈干点农活。由于徐亦益的哥哥和父亲都是学校教师,他就被要求留在学校看书。王广良因家住学校附近,假期也跑到学校跟徐亦益一起学习,两人便同吃同住,结下了深厚友谊。

“他的刻苦是有目共睹的。有时候,家里人会在中午到学校来看我,每次来都发现我在午睡,而王广良却在专心看书。”徐亦益笑着说,“当年的数理化竞赛,他也是我们学校唯一入围省级物理竞赛的学生。”

今年7月27日,是天台平桥中学79届(4)班召开40周年同学会的日子,王广良也从美国赶回天台参加。“他特别重感情,每次回国前都会打电话给我,让我组织高中同学聚一聚。”徐亦益说。

步履坚实,科研绝无捷径

离开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之后,王广良转到公司工作,现在美国大冢制药公司从事新药研发工作。“我更希望能够在药物开发领域做一些工作。虽然进展比较缓慢,也需要大量的资金,但只要能帮助到有需要的病人,也就值得了。”王广良说。

10月7日,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揭晓后,王广良第一时间给导师格雷格·塞门扎发送了邮件表示祝贺。

10月9日,王广良的微信朋友圈里多了这样一段话:“很高兴看到缺氧诱导因子(HIF)的发现和研究,能成为今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的基础。经过多年的积累,许多以HIF为靶点的药物开始进入临床,其中治疗贫血的药物已首先在国内获批,相信今后一定会有更多的临床应用和相关新药上市。”

“当时做研究的时候,没有想过对得奖有帮助,只觉得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发现。”王广良说。

“当时,英国实验室也在做与我们相同的事,但采用的方法不同。我们的方法工作量大,他们认为不太可能实施,但最后我们仍然一步一步地做了,也确实做到了。所以,把自己的工作踏实地做好,不投机取巧,有成绩总会被认可。”王广良说。

“国内发展很快,政府和企业对科技和研发的投入也越来越大,机会肯定也会越来越多。我也很希望今后能回国发展,把学术研究成果转化为临床应用,开发出新的药物,造福病人,回报社会。”近日,美国时间一时许,身在美国华盛顿地区的王广良,向记者传回了这样一段文字。


(编辑:张宇)
分享到:
0
热点关注
相关信息
浙大台州研究院—行业专家“把脉”台州智造
转发“浙江省科学技术厅关于核定2019年科学...
中共台州市委政策研究室(市委财经办)公开选聘...
台州市农业科学研究院2018年决算公开
浙江大学台州研究院2018年部门决算公开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