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政务公开 > 党政刊物 > 新台州 > 新台州2018年第11期 > 决策参考
民营经济统计方法制度探讨

“民营经济”是在我国经济体制改革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深入发展中应运而生的一个具有中国特色的经济概念和经济范畴。台州作为全国改革开放的先行区、民营经济的重要发祥地,经过40年的发展,已形成了一条民营经济创新发展的新路子,创造了民营主导加政府推动的“台州现象”。为了全面反映民营经济在台州的发展状况,为“续写改革开放新篇章,再创民营经济新辉煌”提供统计数据支撑,开展民营经济统计方法制度研究已迫在眉睫。


民营经济的概念


从经济学的角度看,民营经济就是按照商业原则和市场规则运作的微观经济组织形式。民营经济在市场经济发达国家很少提及。我国国内第一个提出“民营”概念的是王春圃先生。他在1931年出版的《经济救国论》一书中将民间经营的企业称为“民营”,与官营相对。1942年,毛泽东在《抗日时期的经济问题和财政问题》中,将共产党领导的军队、机关和学校办的农工商业称为“公营经济”,把人民群众办的“农业、畜牧业、手工业、盐业和商业”称为“民营经济”。改革开放以后,在党和政府正式文件中比较早出现“民营”概念的是1995年5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速科学技术进步的决定》指出:民营科技企业是发展我国高技术产业的一支有生力量,要继续鼓励和引导其健康发展。之后,“民营经济”一词就在国内各种媒体上广泛出现。

在中国经济体制改革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渐进发展中,“民营经济”作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成为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生力军。关于民营经济的定义,结合当前我国所有制结构,笔者认为从所有制和资产经营方式共同界定较为合理,且认为民营经济应包括三个方面:一是民有民营经济,即个体工商户、私营企业等;二是国有、集体民营经济,即国有、集体企业采取承包、租赁、拍卖、兼并、入股等形式交给民间团体和个人经营等;三是财产混合所有制民营经济,随着产权的流动和重组,各种所有制企业的资产通过股份制等形式构建新的财产所有制结构的企业,由民间团体或个人经营。


建立民营经济统计制度的意义


由于“民营经济”暂未有统一的定义,因而学术界和专家学者在研究“民营经济”时引用的统计资料存在较大差异:有的采用国有经济之外的统计数据;有的采用国有经济和集体经济之外的统计数据;也有直接用私营个体经济的统计数据。统计口径上的差异,使得各地区只能采用自成一套的民营经济统计数据进行纵向分析,而无法对相关数据进行横向对比。

据此,建立一套全面反映我国民营经济发展状况的统计指标体系和统计调查制度,既是“中国特色”经济统计的要求,也是民营经济发展本身的需要。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国情需要民营经济统计制度。“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要求我国统计核算也要按所有制形式进行分类。民营经济作为从所有制形式考量的新视角,统计核算当然不能成为“真空”。建立民营经济统计方法制度,正是国情需要。

民营经济的迅猛发展需要民营经济统计数据支撑。改革开放40年来,民营经济在提供就业机会、充分利用劳动力、保证财政税收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截至2017年底,我国民营企业数量达2726.3万家,个体工商户6579.3万户,注册资本超165万亿元,其在经济顶层设计中的地位日益凸显。构建一套完整革新的民营经济统计方法制度,可以从根本上保证民营经济统计数据的科学性与准确性,从而准确把握民营经济乃至全部经济的发展结构。

破解部分地区民营经济统计各自为政的困局。据了解,天津市、重庆市、河北省、广东省、辽宁省、山东省、江苏省和浙江省等省市均发布了民营经济统计数据,但因为统计方法不尽相同,核算出来的民营经济占GDP的比例差异较大,难以进行比较分析。因此,建立统一的民营经济统计制度和指标体系,可使各地区统计部门有章可循,便于地区间对比分析。


民营经济统计的基本原则


(一)惯例性原则。一般情况下,我们理解的民营经济是指中国公民在中国领土范围内进行的经济活动。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凡具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的人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包括港、澳、台同胞。但是,在工商登记注册类型中,将港澳台商投资作为外资的一个选项存在,因而从常规理解,民营经济应该不包括港、澳、台商经济。

(二)可操作性原则。现行的统计报表指标中,普查年度的调查表涉及指标范围广、涵盖内容全面,而非普查年度的日常报表相对精简。这就使得在设置民营经济相关指标的时候,需要统筹兼顾好两者的关系。民营经济划分的重点是按所有制划分,选取合适的指标来划分所有制是民营经济统计方法制度是否可行的关键。

(三)衔接性原则。据初步测算,2017年浙江省实现民营经济增加值近3.4万亿,创造了近65%的生产总值。浙江省民营经济增加值计算方案结合实际,以所有制形式为基础,充分考虑法人资本自身所有制结构可能对结果产生的影响,将经济普查结果与非普查年度经济数据有效融合,完整体现了浙江省民营经济的发展态势。因而在满足第一、第二条原则的基础上,本文在探索研究民营经济统计方法制度时,尽量保持与浙江省计算体系的上下衔接,提高数据可比性。


民营经济统计方法探讨


(一)民营经济范畴界定

由于现行的登记注册类型及统计报表中没有现成的“民营”指标,只能以理论概念为基础,采取迂回的办法,如以“倒扣法”或“累加法”来计算民营经济统计数据。但采用何种指标界定所有制形式,是统计方法中的关键。在对比现有统计报表后,笔者认为可以从以下两个指标中进行对比选择。

一是“实收资本”指标。统计报表中《调查单位基本情况表》中的“实收资本”指标,包括国家资本、集体资本、法人资本、个人资本、港澳台资本和外商资本。依据上文中的民营经济范畴,民营经济就是集体资本、个人资本和法人资本中归属于集体和个私的部分。

二是“登记注册类型”指标。统计报表中《调查单位基本情况表》中的“登记注册类型”指标,包括内资、港澳台商投资、外商投资三大部分内容,民营经济主要集中在“内资”部分。依据上文中的民营经济范畴,民营经济应该包括除国有和国有独资公司以外的所有登记注册类型单位。考虑到利用登记注册类型可能会有界定不清的情况,在实际工作中,可以结合“企业控股情况”进一步分析确定,即 “企业控股情况”为国有控股的,可以认定为非民营企业,不纳入民营经济范畴。

(二)特殊情况的界定方法

上述两种指标仅适用于法人单位,但从市场主体看,民营经济还包括个体私营单位、行政事业单位中的社会团体、国有投资项目中的民营资本等。目前,对于民营经济的统计数据测算,大多是建立在GDP核算年报的基础上。因此,从GDP核算涉及的19个行业门类角度看,以下几类情况需要单独界定:

个体工商户创造的民营经济价值纳入个私经济中。个体工商户在法律上表现为从事工商业经营的自然人或家庭,符合民营经济以“民”为经营方式的特点,其创造的价值纳入 个私经济。

农业中的民营经济占比要结合内部产量结构予以确定。一方面通过“实收资本”确定企业中的民营占比;另一方面通过农林牧渔业内部的产量结构,如渔业中的捕捞产量和养殖产量等,来确定非企业中的民营占比,汇总计算农业的民营经济总量。

建筑业需要借助经济普查资料,确定个体私营单位的增加值。受限于平时年份数据的缺失,可以利用上一次经济普查中个体私营单位增加值占资质内建筑业企业增加值的比重,推算平时年份的个体私营单位增加值,并将其纳入个私经济中。

房地产业中的自有房地产经营活动应全部纳入个私经济。从名录库资料中了解到,进行营利性买卖租赁行为的主体大多是工业企业,其所有制结构不能作为房地产业统计数据所有制划分的依据。因此,自有房地产经营活动不采取上述两种方法,而是直接从GDP核算年报中取数,全部纳入个私经济。

群众团体、社会团体和其他成员组织创造的经济价值应纳入集体经济。公民或企事业单位自愿组成、按章程开展活动、自负盈亏的社会组织或其他成员组织所创造的经济价值应单独计算;但由于平常年份数据的缺失,只能借助上一次经济普查资料,推算平时年份的社会团体组织数据,纳入集体经济。

公共基础设施PPP模式产生的经济效益应按出资比重纳入集体或个私经济。截至2018年7月底,全国PPP(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综合信息平台项目库累计入库项目7867个,投资额11.8万亿元,已开工项目1762个,投资额2.5万亿元。这其中,不同项目社会资本所占的比重不同,应根据 “实收资本”的细分方式,确定集体经济和个私经济所占比重,结合GDP核算年报进行计算。

(三)民营经济测算方法

方法一:结合以上分析,采用“实收资本”指标界定所有制形式的计算方法如下:

倒扣法:民营经济总量=国内生产总值-国有经济总量-港澳台经济总量-外资经济总量-法人经济中归属于国有、港澳台和外资经济的总量

累加法:民营经济总量=集体经济总量+个私经济总量+法人经济中归属于集体和个私经济的总量

该方法是基于法人单位的实收资本结构和GDP中的行业总量,分别计算各行业各所有制类型的经济份额,再将上述特殊情况进行处理后,汇总得出民营经济总量。在理论上,倒扣法与累加法结果是一致的。

方法二:采用“登记注册类型”和“企业控股情况”指标界定所有制形式的计算方法如下:

倒扣法:民营经济总量=国内生产总值-国有经济总量-国有独资公司经济总量-港澳台商投资经济总量-外商投资经济总量

累加法:民营经济总量=集体经济总量+股份合作经济总量+国有联营经济总量+集体联营经济总量+国有与集体联营经济总量+其他联营经济总量+其他有限责任公司经济总量+股份有限公司经济总量+私营独资经济总量+私营合伙经济总量+私营有限责任公司经济总量+私营股份有限公司经济总量+其他经济总量+个私经济总量

该方法是基于法人单位的所有制情况,确定属于民营经济的企业名单,再以营业收入或资产总计等指标作为计算行业各所有制比重的依据,结合GDP中的行业总量,分别计算GDP各行业各所有制统计数据,再将上述特殊情况进行处理后,汇总得出民营经济总量。

需要说明的是,浙江省民营经济增加值计算方案主要是采用方法一中“实收资本”这一指标。而方法二中“登记注册类型”和“企业控股情况”是笔者利用现成统计资料开展的理论探讨:因为非普查年份难以取数,所以暂未在实践中予以应用和检验。


台州市民营经济测算结果


根据民营经济测算方法一中 “实收资本”这一指标,在对有关特殊情况作出界定处理的基础上,经初步测算,2017年,台州市实现民营经济增加值3412.48亿元,占GDP的比重为77.5%,占比高于全省12个百分点左右。

(一)从三次产业分析,2017年,台州民营经济三次产业结构为7.8:50.9:41.3。分产业看,2017年,台州市第一产业实现民营经济增加值266.08亿元,占第一产业增加值的99.8%,产业内占比居三次产业之首。第二产业实现民营经济增加值1736.49亿元,占第二产业增加值的88.9%;其中工业民营经济增加值1487.3亿元,占工业增加值的87.5%,占全部民营经济的43.6%,占GDP的38.6%,可以说工业是民营经济发展的绝对主力。第三产业实现民营经济增加值1409.92亿元,占第三产业增加值的64.5%。

(二)从行业门类分析,从国民经济行业角度看,GDP核算涉及的19个行业门类中,民营经济占比超过80%的有9个,其中,农林牧渔业中民营经济占比最高,达到99.7%;有8个行业,民营经济占比在50%以下,其中占比最低的是公共管理和社会组织,仅9.2%。

本文对民营经济统计方法制度的探索,主要是基于现成的统计资料进行的理论性研究,实际操作中可能存在一些问题。

一是用“实收资本”作为民营经济划分依据时,法人资本由于其本身也存在所有制结构,但又无法准确掌握其内部情况,因而暂无法对其本身结构进一步分解。目前浙江省民营经济增加值计算方案是将行业法人资本总额按国有资本、集体资本、个人资本、港澳台资本、外商资本在这五项资本合计数中的占比进行分摊,其结果可能与法人资本的实际结构存在偏差。

二是本文中使用的统计指标均取自统计报表中的《调查单位基本情况表》。当前的统计制度对该表的准确性和完整性缺乏必要的评估手段,可能导致报表数据存在漏填或填报不准确的情况,进而影响最终的结果。因此,在实际操作中,可能需要根据填报情况,在“实收资本”和“登记注册类型”中综合考量,选取相对而言更科学、更符合实际、更容易操作的方式,从而也给民营经济测算增加了一定的难度。

(作者系台州市统计局党组书记、局长)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