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州潮起
——“台州力度”解读之五·市区改革篇
来源: 作者: 日期:2017-04-06

10月18日,市委常委扩大会议召开。随后,两个重磅文件——《关于完善市区财政体制的若干意见(试行)》和《关于完善市区土地管理体制的若干意见(试行)》正式出台,将于明年1月1日起正式实施。这标志市区改革迈出了关键一步。

种下改革“试验田”,台州正潮起。

正逢改革“东风起”

“改革”,一直是十八届三中全会以来的热词,在城市发展领域,更是如此。

近日,国务院批复同意宁波市调整部分行政区划:撤销江东区,将原江东区管辖的行政区域划归鄞州区管辖;将鄞州区部分乡镇、街道划归海曙区管辖;撤销县级奉化市,设立宁波市奉化区。这是省内行政区划调整的最新动态。

放眼望去,近年来,周边地市对市区体制调整改革的力度前所未有。

2013年10月,曾有“浙江经济第一县”之称的绍兴县和它的近邻上虞市双双撤县(市)设区,成为其所在的绍兴市主城区的一部分;

2014年12月,杭州市调整部分行政区划,撤销富阳市,改为富阳区,这是继萧山、余杭并入之后,杭州市主城再次大幅扩容;

2015年7月,温州市撤销洞头县,设立洞头区,温州市区因此向东延伸50公里。

行政区划大幅调整,“撤县(市)设区”在浙江省大有燎原之势。无独有偶,类似的行政区划调整在邻近的江苏省也如火如荼。据媒体报道,2009年至今,江苏范围内撤县改区10例,撤并区8例,更名1例。

如此众多行政区划及体制调整,其主要目的绝大多数是为了壮大中心城市发展。直面县域经济强大、中心城市反而不强现象,解决碎片化带来的竞争力弱化问题,是这些改革背后的初衷。

去年底,在时隔37年再次召开的中央城市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发表重要讲话,提出“一尊重五统筹”的城市工作思路。随后,省委城市工作会议召开,要求做大做强中心城市,强调要深化城市体制方面改革。

浙江省人民政府咨询委员会委员顾益康认为,以县为域的经济模式已经落伍,从县域经济转向都市圈经济、城市经济,是浙江未来城市化的基调。

反思自身,台州撤地设市已经22年,中心城市不大不强却一直是我们的硬伤。市区体制改革不仅受到全台州干部群众的关注,更牵动着省领导的心。省委书记夏宝龙在台州调研时指出:“台州要解决的首要问题就是市区体制问题”。

借得东风好扬帆。从中央到地方,从全省到周边,改革的东风正日益强劲。台州市区融合发展改革的时机,已经成熟。

直面改革“最短板”

年初,一场“找短板、补短板”的活动在台州上下热烈开展。查找结果显示,中心城市首位度不高,功能支撑不足,辐射带动能力不强,市区融合发展体制机制亟待改革,是当前台州上下最为关注的短板之一。

市区现行体制存在的诸多问题和矛盾,的确是阻碍中心城市做大做强最大的绊脚石。目前市区融合存在的“五不”现象——“不统筹、不共享、不效率、不便民、不合时宜”,是台州人民心里的痛。

“不统筹”,在城市规划体制方面,仍存在规划各自一张图、执行刚性不强等问题。比如,台州市里明明建有博物馆、体育馆,三区也要争相建设博物馆、体育馆,各自为战带来的必然只是重复建设和资源浪费;

“不共享”,三区众多基础设施因为没有共建所以难以实现共享。比如椒江区和路桥区交界地带的城市港湾小区,污水处理本来纳管到路桥更经济便捷,却因为设施不共享,必须绕一大圈回到椒江污水管网中,这在群众看来简直无法理解;

“不效率”,部分跨区的基础设施建设,由于区域之间积极性存在不平衡,再涉及建设资金分摊,市里需要反复召开协调会,导致了工作和建设效率的双重低下,“断头路”和“半拉子工程”因此难以避免;

“不便民”,比如跨区社保,市区各搞一套,群众社保流通难上加难;跨区教育,市级过去没有直属高中,市区高中一体化之前,也无法实现高中资源共享;跨区交通,公交一体化改革之前,跨区公交车不通达,椒江坐公交去机场,要在路桥界换乘其他线路的公交车,不能直达……

纵观全国,像台州这样,建市22年仍停留在“行署”管理模式,没有实质上确立真正的“市”行政管理体制的城市,少之又少。

正视短板,方能迎头赶上。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多次表示,要下定决心“补齐短板、补课赶趟”。市区融合体制改革被提上了重要议事日程。

市区融合发展,势在必行;破解体制障碍,箭在弦上。

坚定改革“磐石心”

毋庸置疑,市区体制改革是全市改革领域的“深水区”,对手都是“硬骨头”,每项都将“牵一发而动全身”,需要全面考量、协调推进,不能畸轻畸重,也难以单刀突进。

面对市区改革错综复杂的局势,市委、市政府有足够的信心,更有强烈的决心。

信心来自哪里?

从实际看,台州撤地设市22年来,市区首位度不断提高,市区人口集聚超过150万人;市本级财力逐步增强,预计今年市本级地方财政收入将突破27亿元;562平方公里的台州湾产业集聚区发展空间巨大,平台广阔;市区公交一体化率先破冰,警务一体化、高中教育一体化顺利实施;内环快速路加快建设,相关领域一体化为市区融合发展奠定了基础。这些是我们推进市区改革的信心和底气。

决心既下,行动当先。既要蹄疾,又需步稳。透过紧锣密鼓的日程表,市委、市政府推进市区改革的坚定决心和科学稳慎的工作部署清晰可见。

5月省委城市工作会议后,市委第一时间进行了会议精神的传达。随后,一系列相关调研活动相继展开。王昌荣书记就多次到椒、黄、路三区调研,走进多个乡镇、街道,踏看多项城建工程……

7月下旬,市委、市人大、市政府、市政协四套班子主要领导分别就城市工作牵头召开专题座谈会,集思广益,开门纳谏。

7月30日,利用周末,专门辟出一天时间,召开市委市政府城市工作务虚会,再次统一思想,商讨良策。

智慧,在深度的交流中迸发;共识,在热烈的讨论中增进;力量,在紧密的互动中凝聚。

8月22日,市委城市工作会议隆重召开。会上,王昌荣坚定表示:“要正视市区体制不顺这一制约市区发展的根本性问题,围绕重点领域深化改革,进一步理顺市区体制,形成统分结合、权责一致、共建共享的新格局。”

这次会议,部署了台州城市改革发展的总体思路和重点任务。会后制定了贯彻城市工作会议精神若干重点工作责任分工方案,落实12项重点工作,并出台了《关于加快城市发展的实施意见》。

牵住改革“牛鼻子”

下好关键之棋,方能行稳致远。

市区融合体制改革,“关键”在哪里?无疑是财政体制和土地管理体制。

原有财政和土地管理体制,市、区两级政府财权事权划分不匹配,突出表现在:建一个项目就建一个指挥部,三区自行融资、自筹解决土地指标、自行偿债,资源整合调配不够,不利于城市的建设和管理,已经难以适应市区目前发展需要。抓财政、土地管理体制改革,就是抓住了市区融合发展的“牛鼻子”。

市委城市工作会议之后,相关部门迅速牵头深入调查研究,市委、市政府组织多次研讨,并在一定范围内召开多个座谈会,经过征求三区和市级相关部门意见等多个环节,《关于完善市区财政体制的若干意见》和《关于完善市区土地管理体制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最终出台。可以说,这两项改革的决策过程是慎重的,论证是充分的。

如果说《关于加快城市发展的实施意见》是带有顶层设计性质的城市工作综合实施方案,那么两个《意见》则是具有标志性、关键性、引领性作用的关键改革举措。

财政体制方面,明确了调整的四个基本原则,即“相对稳定、增量调节”,“财随事转、共赢互利”,“统一政策、统一征收”,“强化激励、适度调控”,同时就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分成等8项政策规定了具体改革措施。

土地管理体制方面,实施“三分四统”。“三分”即分头“做地”,区级政府、集聚区、开发区以及市级国有公司都是做地主体。土地实行“四统”即统一收储,统一出让,统一资源调配和统一产权管理。

两个《意见》始终贯彻了两条主线:一是以人民为中心,落脚点在于让群众有更多的获得感;二是以发展为核心,加强市区统筹,更好地调动市区两级积极性,共同做大发展的蛋糕。

改革已然出发。随着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的坚冰被打破,市区融合发展必将势如破竹,乘风破浪。

改革潮起,弄潮儿向涛头立!

短评:“合”是趋势

有一句名言:永远不要与趋势为敌。

什么是趋势?专家说,以县为域的经济模式已经落伍,从县域经济转向都市圈经济、城市经济,是未来城市化的方向。可见,一体化是趋势,区域经济是趋势。

从大的看,如欧洲一体化、亚太联盟,京津冀一体化、长三角经济圈等;从周边看,宁波奉化、绍兴上虞、温州洞头纷纷撤市(县)设区,走的就是合并、融合的新路子;从自身看,我们已经落后了,是一场“补课”的改革。

以区域经济推动县域经济,走一体化之路,是必然趋势,这中间需要一个“合”的过程。“合”的过程,就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做大公约数。

合,不仅貌合,还要神合、实质合。当下,重中之重是把市区财政、土地改革“国8条”、“财6条”落细落小落实,执行到位。

开弓没有回头箭。明知路途艰辛,矢志决战决胜。要剑胆琴心、蹄疾步稳地推动改革,做到行动迅速、步子扎实、纪律严明,一步一步抓深化,促进市区大融合、大协同、大提升,做大做强中心城市。

(本文原载2016年《新台州》杂志第10期)

(编辑:张宇)
热点关注
相关信息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