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建慈孝仙居 打造文明高地 推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落实落细落小
来源:台州市委市政府信息中心 日期:2016-02-19

仙居代表团

“睦亲慈幼、孝老爱亲”是中华民族传统美德,也是仙居人民薪火相传、生生不息的地域文化。2012年以来,仙居县委县政府审时度势、因地制宜创建“慈孝仙居”,把传承发展慈孝文化作为培育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突破口和重要载体,成功探索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通俗化、大众化、乡土化的实践路径,有效推动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落实落细落小。仙居县被命名为“中国慈孝文化之乡”和中国孝文化研究中心唯一的实践基地,荣获全国敬老模范单位、全国敬老志愿服务模范单位和第三届“浙江孝贤”特别奖;“慈孝仙居”项目被评为第三届浙江省公共管理创新案例十佳创新奖、台州市党建工作创新奖和宣传思想文化工作创新奖;仙居被省委宣传部列为全省5个区域道德品牌之一,被省委党校列为“慈孝文化与社会管理创新”现场教学点。不久前,全国慈孝文化建设现场经验交流会在仙居召开,仙居成为了全国慈孝文化建设的实践样本。仙居不断汇聚崇德向善的正能量,正向着打造“善美仙居人”等六张名片、建设中国山水画城市的目标不断迈进。

一、“慈孝仙居”创建样本的实践做法

1、提炼核心价值,使慈孝理念推陈出新、与时俱进。“仁爱孝悌”的传统文化情结在国人心中根深蒂固,凝结了中华民族传统美德中最重要的道德要求和核心价值。“慈孝仙居”创建就是要大力弘扬慈孝文化,努力造就一个大孝大爱的人间仙居,不断提炼和凝聚“慈爱、孝敬、为善、有信”的核心价值内涵,成为仙居独特的人文精神。“慈爱”,就是仁慈爱人、凝聚关爱;“孝敬”,就是孝顺父母、尊敬亲长;“为善”,就是崇德向善、从善如流;“有信”,就是尊重规则、信守承诺。通过举办全国慈孝文化建设经验交流会、第三届海峡两岸儒学学术论坛暨慈孝文化研讨会、“慈孝仙居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理论征文活动、“社会治理与传统文化”专家咨询交流等各种形式,在顶层设计和宏观层面解读慈孝文化的传承和发展,古为今用地继承和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努力实现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紧密相联、融合发展。

2、凝聚文化灵魂,使慈孝文化内化于心、固化于魂。深入挖掘和整理仙居历史上的慈孝文化,建设慈孝主题公园、慈孝仙居展示馆等,形成和留下一批恒久性、有形化的慈孝文化符号和成果。编写《孝行仙乡》、《慈孝仙乡春满园》、《仙居古代二十四慈孝》、《仙居当代二十四慈孝人物风采》、《仙居家训集》、《仙居慈孝诗词选》等书籍;精心创作慈孝仙居原创歌曲,开展“慈孝歌曲大家唱”活动,通过举办演唱会、歌咏比赛等各种途径大力唱响;举办慈孝微电影、微散文征集大赛,拍摄戴杏芬、曹贵林等为原型的《姐弟》、《孝心少年》公益电影和微电影,并通过新媒体手段加强宣传;发动文联队伍深入基层开展慈孝文艺采风活动,创作慈孝报告文学、小说、诗歌等文艺作品;挖掘仙居慈孝文化和当代慈孝典型事迹,编排反映慈孝内容的小品、三句半、说唱、莲花等;组建慈孝宣讲团,开设“慈孝大讲堂”,通过多种形式使慈孝文化落地生根、广泛传播。

3、加强典型选树,使慈孝人物汇聚成林、培育成景。县级层面定期开展仙乡新风十佳新人新事、慈孝之星、十大乡贤、十大孝村、最美家庭等评选,乡镇(街道)、部门、学校、企业也各自开展道德典型、最美人物的评选。慈孝最美群体在基层构成了面广量大、好中选优、逐级提升的金字塔型结构。近年来,仙居已经涌现了市级以上各类道德模范和最美人物120多名,其中浙江省道德模范2人、台州市道德模范10人,浙江骄傲年度致敬人物1人、浙江孝贤人物1人、浙江新农村建设带头人“金牛奖”1人,浙江好人榜7人,感动台州人物7人,中国好人榜上榜14人在台州市各县市区名列第一。如婉拒百万酬金的“仙居好人”戴杏芬、收养140多名弃婴的“最美母亲”严雪花、20年如一日服务乡邻的“最美志愿者”胡卫明、无偿照顾留守儿童的“最美妈妈”王雪娟、割肝救弟的“最美兄弟”吴春勇等慈孝人物。通过举办颁奖晚会、组织巡回报告、开展专题宣传等方式,持续不断地跟进宣传报道,使这些先进最美人物家喻户晓、深入人心。

4、开展全民践行,使慈孝创建人人参与、全面实施。全面发动、全民参与,针对不同领域、不同对象、不同层次做到有的放矢,扎实开展慈孝机关、慈孝村居、慈孝企业、慈孝学校创建,有针对性地开展各种主题实践活动。以农村为主战场,大力推广农村居家养老模式,在全县建设了60多家解决农村孤寡老人和留守儿童吃饭问题的“6199食堂”和100多家农村居家养老照料中心。充分发挥乡贤作用,以乡、村为单位建立慈孝基金5000多万元。大力开展慈孝志愿服务,引导大家互帮互助,农村志愿服务组织担当了践行慈孝的主力军作用,为老人、孩子在家庭网、亲情网基础上编织了社会服务网,全县90%以上孤寡老人和留守儿童都有志愿者长期结对帮扶。

5、实施制度督孝,使创建行为有章可循、一以贯之。从正面激励和反面约束两方面建章立制:一方面,在公共服务、医疗救助、困难扶助、金融贷款等方面出台优惠政策,如联合县农村信用联社推出“慈孝丰收贷”和“慈孝丰收卡”,用慈孝做抵押,让慈孝典型受尊敬、得实惠。另一方面,将慈孝要求作为约束性、限制性内容纳入各项制度当中。在干部选拔任用考核中,将慈孝纳入德的反向测评体系;在村级组织换届选举中,明确把“不慈不孝”对象列为不宜参选人员;对村民慈孝行为进行细化量化,通过村规民约和慈孝协议将慈孝行为与宅基地审批、村集体福利享受、入党和党员民主评议等方面密切挂钩。另外,联合县法院探索建立慈孝矫正工作机制,“不慈不孝”对象列入法院失信人员名单。

二、推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落实落细落小的几点启示

“慈孝仙居”创建的实践证明,推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落实落细落小,关键要找到一个大家都能普遍认同、易于接受的载体,走出一条能真正落地基层的有效途径,并在实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通俗化、大众化、乡土化上加大探索和实践力度。

1、要有效架构群众桥梁。农村基层不仅是社会主义建设的主战场,也是精神文明建设的主阵地。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要以农村广大干群为重点,摸准他们的思想观念、生活理念、思维方式,找到先进文化在农村生存的根基和土壤,努力架起通向农民群众话语体系的桥梁。“慈孝仙居”创建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深刻内涵的“普通话”转化为“地方话”,将“大主题”转化为“小故事”,将“大社会”转化为“小舞台”,把大道理寓于广大群众日常生活的经验和感悟之中,能够被广泛接受,架起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农民群众之间的双向桥梁,使价值观的基本理念、思想精华顺畅地进入他们的话语体系。

2、要努力实现共鸣共振。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难点在于如何真正融入广大干群思想。要善于运用群众喜闻乐见的方式,搭建群众便于、乐于参与的平台,实现内容与形式的有机结合,增强工作的吸引力、感染力。慈孝文化有很深厚的群众基础和道德记忆,“慈孝仙居”创建批判地继承传统文化,努力实现中华传统美德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它倡导人们向往和追求讲道德、尊道德、守道德的生活,符合了当下社会道德滑坡、诚信缺失环境下要求道德重建的呼声;它用制度化手段和社会化途径切实解决空巢老人和留守儿童管护难题,站在群众的立场看问题、想办法,努力实现一老一少两大群体的安居乐业,维护了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群众拍手叫好,热烈拥护。

3、要凸显优秀传统文化。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我国现代文明的基础,是核心价值观的立足之地。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就应该由此入手,加强道德养成,引导人们自觉践行,如志愿服务、诚信教育、勤俭养成、慈孝建设等都可以作为载体来切入。这些载体都具有浓浓的乡土气息和大众化色彩,能够有效落地。“慈孝仙居”创建从传承和发展慈孝文化入手,不断提炼和凝聚 “慈爱、孝敬、为善、有信”的核心价值内涵。这8个字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24个字,不仅在理论逻辑上一致、道德标准上同一,而且价值理念相同、法治精神相通。“慈孝仙居”创建探索“以文化人、典型感召、全民践行、制度保障”四大实施模式,与价值观的培育模式融会贯通。“慈孝仙居”创建遵循由点滴家庭小爱升华成社会大爱,从爱亲人延伸到爱他人、爱单位、爱家乡、爱祖国,从个体行慈孝扩展到集体行慈孝,实现国家、社会、公民三个层面价值观的有机统一,这也正是培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目标和方向。

4、要融入工作生活实际。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要大力弘扬、真正发挥作用,必须融入各行各业的实际工作,融入大众的日常生活,融入政策制度、法律法规的制定实施,让人们在实践中感知、领悟、接受,达到潜移默化、润物无声的效果。“慈孝仙居”创建小切口、大文章,涵盖了公民思想道德建设、文化强县建设、社会管理创新等许多领域,与国家治理能力现代化、农村文化礼堂建设、家风家训建设、打造“善美仙居人”名片等有机结合,使创建渗透到精神文明建设和经济社会发展各个领域,有效发挥了价值观对经济社会发展的助推作用。

5、要持续推动实践养成。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生命在于实践,在于社会成员的自觉行动。要坚持由易到难、由近及远,动员人们从身边的小事做起,从一点一滴做起,把核心价值观的要求变成日常行为准则,进而形成自觉奉行和日常践行的习惯。“慈孝仙居”创建从实践入手,内容浅显易懂,形式生动活泼,全民参与,热情高涨。如开展“岗位竞赛、创先争优、志愿服务”等各种活动,激励和引导广大党员干部示范表率,努力培育立足本职、忠于职守、敬业奉献的善美干部;开展“让父母住朝南屋”、“为老人过生日”等“慈孝日”系列活动,倡导好家风家训,努力培育尊老爱幼、家庭和睦、邻里团结的善美乡民;开展“慈孝育人”工程,构筑全方位、立体式的慈孝教育教学模式,努力培养懂事、孝顺、礼貌的善美学生;开展“多城同创”,完善城市功能,做美城市环境,提升市民文明素质,努力培育热爱家乡、参与公益、文明有礼的善美市民。

6、要充分激发基层动力。弘扬社会主核心价值观要与社会治理和村民自治紧密融合,积极创新基层治理模式。要注重培育农村社会组织,让政府主导和村民自治相结合,提高农村的建设管理水平和农民的思想道德水平,实现官民共治,激发农村的内生动力。尤其在政府管理服务不到位的情况下,抓住农村“熟人社会”的特点,充分发挥农村德高望重的老党员、老教师、老干部、经济文化能人的作用,建立一些村民信得过、看得起、有凝聚力的自治群体,推动农村自我管理。仙居民间首创的村级慈孝基金,大家看得见、摸得着、用得到,真正体现“我为人人,人人为我,人人受益”的原则,理事会、执委会、监事会分工协同,保证了基金运行规范、保值增值,深受群众欢迎,有一定的生命力,促进了“慈孝仙居”创建长久持续开展。仙居把老人住好房、穿好衣、盖好被、吃好饭、带老人体检、陪老人旅游等慈孝内容写进村规民约,签订慈孝协议,并开展慈孝星级户评议工作,用制度、舆论来约束和激励村民讲慈孝、遵道德、做善事,促进了当地人民群众发展生产、积极创业、共享幸福和谐。

(编辑:季伟玲)
热点关注
相关信息
中共台州市委关于制定台州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
市四届五次党代会市纪委工作报告名词解释
大抓基层、抓大基层”的实践与探索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