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水共治”应处理好五大关系
来源:台州日报 作者:林晖 日期:2014-04-02

  “五水共治”是当前最大的民生工程,最急的为民实事。笔者认为,要把这件实事真正办成人民拥护的好事,尚需要注意并处理好以下五大关系。

  一、干部带头与群众参与的关系

  无须讳言,现在许多民生实事,是政府使劲抓,干部拼命干,百姓袖手看。干部带头,以身示范固然没错,但群众置之度外,当观众,光评论,不行动,则甚为不妥。“五水共治”的受益者是群众,群众应该成为治水的主体。只有人人治水,从自己做起,从当下做起,治水才有实效,才有长效。否则,受益者不发动,不自觉,不行动,那么即使保洁员、巡查员奔疲于命也解决不了你前面捡,他后面扔;白天清,晚上污的问题。即使“河长”三头六臂,最终也难免束手无策;即使政府一掷亿金,一时水治,也难保永久水安。

  二、工程性整治与生态性恢复的关系

  一说治污,就不分区域,全面截污铺管,建厂处理;一说排涝,就无视节水,一律开渠打洞,引水江海;一说供水,就忘记生态,尽是拦溪造库,引水调水。其实,就是山下的大村,只要周边企业管控好,田里农药、化肥等生产资料处理好,村庄也未必都要大动干戈,一一开膛破肚,附加水泥、钢筋、生物、化学处理剂等,普建污水处理站。造化的自然调节被现代人强力干预、改变和调控,也不尽是科学。比如在河道、溪边垒石、砌岸、填缝,改水流,抬水位,这对水量的保持,水质的自净,水生物的繁衍并非纯粹的好事。若改成木桩护岸,土坝加固,维持原先的河道又会如何?若改疏排积水为留存水源,即变单纯引水入江为引水入渠入湖,蓄水节水,有效利用水资源又会如何?若改一味的筑坝挡水为顺其自然,若干年冲刷一次,沿岸城区、街道、村庄又会如何?历史上曾有过的投资几亿,收效几年,尔后复归于零的劳民伤财做法,是今天务必要引以为戒的。敬畏自然,遵循规律,就是最好的生态恢复方法。

  三、净水美村与特色保护的关系

  前阵子专家规划,轰轰烈烈的美丽乡村有许多已经成形使用,参观者一批又一批。在赢得好评的同时,总感到熟悉而亲切的乡土气,农耕味变淡了、消失了。世世代代饮用的山泉水、井水不论有否污染,大都被停用。天赐的自然水变成入管进塔,集中进户的自来水。要知道,乡村古宅老院的外形,房前屋后的花木、溪沟,都是先辈们大浪淘沙,千百年生活经验所积累、取舍而成的宝贵遗产,有着祖先丰富的信息。如果能因地因时因人,留形留景留神去改造宅内的生活设施,人宜、物宜、景宜,岂不是物廉价美的好事。再说饮用水安全,也不全是现代人所认识的加氯消毒,就能一蹴而就的快事。因此,加氯操作的规范化问题,需要倍加重视。余氯的处理及对人健康的影响还有待时间检验。

  四、治水与治其他的关系

  “五水共治”是一个整体,可自成系统,但它对于整个自然界而言,又仅是一个子系统。水与土壤、与森林、与大气、与其它自然界的生物构成共存相依的紧密关系。所以,在大张旗鼓治水的同时,还应该充分考虑治理大气污染、改良土壤土质,规范使用生产资料,恢复自然林相,植被,保护动植物等诸多相关因素,即大环境综合治理,全生态统筹思考,全面营造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良好环境。彻底放弃人为改造自然,征服自然的线性思维,树立正确天人观、宇宙观、发展观、政绩观。唯有此,才能最大可能的避免好心办坏事。

  五、政府责任与利益机制的关系

  毫无疑问,当地政府负有“五水共治”的责任。但是五水涉及的区域边界仍然有其复杂性。例如,沿江、海、溪、河的铁路,高速公路两侧,由铁路、公路管辖范围内的污染物处理,显然不是当地乡镇(街道)力所能及的。那么,职责如何区分?权利如何处理?费用如何补偿?再者,各地经济状况不一,县市与镇级财政的投入分担比例;农民的义务与权益平衡;道德规范的完善与奖惩制度的实施;突击行动与持久维护;乡规民约与执行力强弱;奖补资金的使用与监管等。

(编辑:系统管理员)
分享到:
0
热点关注
相关信息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