辩证治水 举重若轻
来源:台州日报 作者:胡文雄 日期:2014-03-12

  从“水光潋滟晴方好”的西子湖畔来到十面“霾”伏的首都北京,对出席全国两会的浙江代表来说,无疑是一堂直观而深刻的环保教育课。此时,水墨江南声势浩大的“五水共治”正扎实推进,将为“美丽中国”建设作出应有的贡献。对此,浙江代表聚在一起是颇有信心的。特别是李克强总理铿锵有力的宣言“生态文明建设关系人民生活,关乎民族未来……我们要像对贫困宣战一样,坚决向污染宣战”,让代表们格外关心辖区治水的进展。吴蔚荣代表说:“水环境问题不是一两天形成的,治水也绝不是一时之事,不可能一蹴而就、一劳永逸,必须作为一项长期系统工程、战略工程。”跳出台州看台州,总有更加开阔的视野、更加全面的认识、更加坚定的意志。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环境开始报复人类肯定是超出了承受能力之后的反弹。首都笼罩雾霾,政府压力那么大尚无法消除,足见环境治理之难,所谓病入膏肓、积重难返耶。治水也一样,今日之“污状”是病原很复杂的综合征,需要综合治理、长期调养。这样说,饱受臭水折磨、眼巴巴盼着讨伐大军的沿河群众可能失望,恨不得来一个“秒杀”的愤青们也会泄气。但这话不是“泼冷水”,我们只有认识到艰巨性,才能从长计议、科学规划、有效实施,积小胜为大胜;我们有打持久战的心理准备,才能积蓄后劲、持之以恒,面对困难不退缩、遇到矛盾不回避。对治水的干部来说,既要有大刀阔斧勇往直前的闯劲和爆发力,尽快消灭黑臭河、垃圾河,又要有坚持不懈、久久为功的韧劲和耐力,多管齐下、锲而不舍,最后实现全流域治理。正如吴蔚荣所说,“既要做出短期效果,也要建立长效管理机制。”此乃辩证治水之一:冲刺与长跑。

  辩证治水之二:法治与德治。依法治水主要针对排污企业而言,超标的必须从重惩罚,同仇敌忾。薛少仙代表说,“守法成本高,违法成本低”,客观上助长了环境违法行为的发生。“在相关的法律中,都设置了最高罚款的上限,常见的处罚多为几万元,最高也不过几十万元,这种隔靴搔痒的处罚变相纵容了环境违法行为的滋长。”他建议,必须制定更为严格的污染物排放标准,增加企业排污成本,以市场的角度限制高能耗重污染企业发展。同时取消企业污染处罚金额上限,从法律层面增加污染企业的终身责任。是的,快刀斩乱麻,“乱事”用重典,看谁敢再铤而走险?但法规再严,百密必有一疏;德治虽软,一旦扎根内心则坚如磐石。特别是农村每家每户小规模的污染源,几千年陋习积淀使然,很难绳之以法,只能劝之以理、疏之以“管”(排污处理管道)。加强宣传教育,提升全社会的环保意识已成当务之急。要与“清洁家园”建设、“美丽乡村”建设结合起来,切实增强群众的生态文明认同感,缩短从约束到自觉的转变过程。

  辩证治水之三:诉求与追求。污水横流最显公民本色,污水最终的源头是公民的德行。德治若水,讲究潜移默化、水到渠成。我们现在宣传教育的出发点是建立环保之德,可当一个人能善待水,也必能善待他人、善待社会,而这修养何止是环保意识?当整个社会的文明程度提升了,人人博爱天下,善待万物就不在话下。传统文化讲“天人合一”,此时就分不清爱万物还是爱自己。从这个意义上说,治水不仅是生态文明建设的诉求,也是精神文明建设的追求。治水就是抓文明树新风,治水的过程就是传播文明的过程。要积极营造良好的氛围,唤醒每一个公民的强烈责任感、紧迫感和家国情怀——从爱水开始到环境保护,再到重视生态,再到节约能源资源,再到养成节俭的良好习惯,继而进入新境界——厚德载物,举重若轻。

(编辑:系统管理员)
分享到:
0
热点关注
相关信息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